酒文化与文学有什么关系呢_混序贵宾酒

“李白斗酒诗百篇,长安市上酒家眠,天子呼来不上船,自称臣是酒中仙。”(杜甫《饮中八仙歌》)“醉里从为客,诗成觉有神。”(杜甫《独酌成诗》)“俯仰各有志,得酒诗自成。”(苏轼《和陶渊明〈饮酒〉》)“一杯未尽诗已成,涌诗向天天亦惊。”(杨万里《重九后二月登万花川谷月下传觞》)。南宋政治诗人张元年说:“雨后飞花知底数,醉来博得自在身。”酒醉而成传世诗作,这样的例子在中国诗史中俯拾皆是。
不只为诗如是,在绘画和中国文化特有的艺术书法中,酒神的精灵更是生动万端。画家中,郑板桥的字画不能随便得到,于是求者拿狗肉与美酒招待,在郑板桥的醉意中求字画者即可如愿。郑板桥也晓得求画者的花招,但他耐不住美酒狗肉的诱惑,只好写诗自嘲:“看月无妨人去尽,对月只恨酒来迟。笑他缣素求书辈,又要先生烂醉时。”“吴带当风”的画圣吴道子,作画前必酣饮大醉方可动笔,醉后为画,挥毫立就。“元四家”中的黄公望也是“酒不醉,不能画”。“书圣”王羲之醉时挥毫而作《兰亭序》,“遒媚劲健,绝代所无”,而至酒醒时“更书数十本,终不能及之”。李白写醉僧怀素:“吾师醉后依胡床,须臾扫尽数千张。飘飞骤雨惊飒飒,落花飞雪何茫茫。”怀素酒醉泼墨,方留其神鬼皆惊的《自叙帖》。草圣张旭“每大醉,呼叫狂走,乃下笔”,于是有其“挥毫落纸如云烟”的《古诗四帖》。
酒在中国是寄予情感的媒介、粮食酿造的精髓,愈加是酒文化的载体,是中华文化的有机组成局部,内涵丰厚,博大精深

上一篇: 酒礼习俗你知道吗_混序贵宾酒
下一篇: 中国科技财富论坛创新企业家俱乐部给混序最清醒企业赋能

[网站地图 XML] 友情链接: